博雅棋牌

博雅棋牌

博雅棋牌

备案号:苏ICP备16035538号-1

博雅棋牌手机版

博雅棋牌网站地图

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收藏 | 收藏管理 | 推荐更多游戏 | 错误举报 | 手机投注

博雅棋牌 -> 玄幻魔法 -> 武侠巅峰之上 衔雪

第五百零八回合 明争暗斗

    麒麟台上,秦旸和万世师互相对坐,手指隔空虚划,双方之间的地面上不多时便出现了纵横十七道线路,形成一幅棋盘。

    “楚皇若听从皇命,返回封地,他封地所在的青州,还有算在青州之内的徐山府、开明府,以及朝廷直辖的顺天府便交予他。”

    秦旸骈指凝聚真气,化作一颗黑色棋子,当先落子,并直白说道。

    “若楚皇想留在玄京,为国分忧呢?”万世师随后落下一子,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去死吧。”

    平淡的话语,充满不容置喙的杀机,秦旸面上无悲无喜,好似说要碾死一只蝼蚁一般,“不听话的家伙,死不足惜。”

    一旁做士子打扮的楚皇暗暗压紧牙关,却不敢露出一丝一毫的狠色,甚至于连眼神都不敢有所变化。

    他知道炼虚层次的武者对杀机还有敌意的敏感,哪怕他只露出一丝敌意,都会被眼前之人察觉。

    尽管秦旸现在的实力还未至炼虚,但就如万世师之前所说一般,他有着比拟炼虚的境界,既是如此,那将他当做炼虚完全没有错。

    “殇旸君这般强硬,可不像是来谈判的样子啊。”万世师再落一子,无形真气形成一道场域,笼罩在棋盘之上。

    他动用了真气。

    秦旸手指下落,一层无形的隔膜出现在手指和棋盘之间,阻碍着他落子。

    这是万世师在向秦旸炫耀武力,虽然万世师将秦旸看做同等的炼虚强者,但这不代表他认为秦旸的实力能比得过自己。

    他在表示,尽管现在大势在你,但你可败你。

    秦旸眼帘微垂,古井无波地道:“都说儒家最善打机锋,崇尚君子动口不动手,怎的到了万世师这里,却是动手不动口了?”

    “他人不知,本师又岂会不知真要论辩术,你墨家墨辩比儒家更胜过一筹呢?哪怕是那舌灿莲花的佛门和尚,也不一定能在辩术上胜过你墨家吧。”

    万世师回道:“因地制宜,顺势而变,儒者,人之需,自是当因人之求而生变。想要胜过你殇旸君,便不该在辩术上多下力。这便是儒门的胜利法则,也是你墨家每次都能占得先机,却在最后输的一败涂地的原因所在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是迎合统治者的墙头草罢了,说的还真像那么一回事一样。”

    秦旸突得嗤笑一声,指尖迸发红色血光,霸道的意志汇聚于一点,和那场域上出现的淡金圣字碰撞。

    “破!”

    手指直直破入天地法域形成的场域,点在棋盘上,无心无质的武道意志在棋盘上方碰撞交锋,激荡起道道劲风。

    “本座看遍你儒门典籍,就只看到两个字‘屈膝’。”

    “向更强者屈膝,向统治者屈膝,向名声、利益、执念屈膝。一个‘儒’字,硬是读出了‘懦’音。既然都是屈膝,为何不向本座屈膝呢?”

    秦旸面色露出浓重的讥嘲之色。

    不管是在哪个世界,儒家的崛起都是因为他们迎合了统治者,维护了统治阶级的利益。

    就像秦旸的前世,董仲舒为何能够罢黜百家,独尊儒术?因为他修改的儒家思想最是符合汉武帝的想法,所以儒家思想打败了黄老思想,成为了治国纲领。

    宋朝的文官为何能凌驾在武官之上?因为赵氏太祖皇帝是武将黄袍加身,惧怕有人效仿,文官迎合于他,成了皇室制衡压制武将的强力武器。

    乃至于到了明末,东林党为何能够横行朝野?

    emmmmm,这回他们就更厉害了,他们把皇帝给忽悠瘸了,让皇帝变成了他们的形状。

    总而言之,儒家的兴盛和崛起,离不开统治者的帮助,他们永远和统治者站在一块的。谁是统治者他们就站在谁那一方。

    哪怕······那些统治者是异族!

    当然,秦旸这话语有些片面,有点偏激,但用在连着改变下注对象的儒门身上,却是充满着讥嘲味。

    他就是在嘲讽万世师等人有奶就是娘,先押注玄皇,待见没有回报,就转押楚皇。

    “万世师认为儒者,人之需,本座却是认为儒者,奴也,不知万世师以为然否?”秦旸的手指上,一道小小的生死轮出现,和圣字不断碰撞,同时他直视万世师,话锋辛辣,入骨三分。

    其实双方打机锋,较武力,明争暗斗,为的就是两个字利益。

    楚皇的利益。

    秦旸给出条件,让楚皇和儒门这帮子老老实实去封地呆着,给他们一州之地以及几个府,是给他们一些希望,让他们认为自己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。

    等到秦旸这边修完浑天仪,进入人仙之境,差不多就能去处理楚皇这些个人了。

    但万世师却是认为秦旸给的太少,东山再起的希望太小,大玄十二州三十六府,秦旸给的连十分之一都没有,万世师想要为楚皇争取更多。

    于是乎,双方便打机锋,论辩术,较气势,明争暗斗,互相争取利益。

    至于围绕儒门是否屈膝,儒是否是奴这样的争论,不过是打压气势以及争取利益的话术罢了。

    虽然秦旸在这方面是当真这么认为的,但这并不妨碍他借此争取利益。

    “殇旸君看来没什么诚意啊。”万世师身外出现圣字瀑布,整个在端坐在无数金色字体之中,显得神圣不可侵犯。

    当这圣字瀑布出现之时,强悍压制瞬间出现,围绕在棋盘上的场域强度呈几何倍增长。

    万世师的天地法域,出现了。

    正如秦旸所预料,万世师的天地法域有着极强的融合性以及排他性,将他方思想融入其中,成为儒门一脉,将儒门以外的能量、气势以及所有异类,皆数压制排除。

    圣字瀑布围绕四周,天地元气被排除一空,更是有一种无形隔膜出现在周围,将天地和秦旸之间的联系阻断。

    “本师观察你久矣,你是依靠和天地合一提升实力的,若是将外界大天地和你隔绝两方,不知你能否还能有炼虚之力?”万世师眼中露出一丝寒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