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雅棋牌

博雅棋牌

博雅棋牌

备案号:苏ICP备16035538号-1

博雅棋牌手机版

博雅棋牌网站地图

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收藏 | 收藏管理 | 推荐更多游戏 | 错误举报 | 手机投注

博雅棋牌 -> 玄幻魔法 -> 武侠巅峰之上 衔雪

第一百二十四回合 朱雀

    之后的日子倒是风平浪静,秦旸一直独居院落之内,丐帮弟子们出去四处搜寻广智和广汇的尸体。

    找了近一个月,能找到的基本都能找到,找不到基本就再也找不到了。

    广智广汇二人的尸体应该是掉进地下岩浆湖里,彻底化了,靖武司和丐帮的人就算再怎么用心找也是枉然。

    一个月时间过去了,年关将近,在这个和前世古代极为相似的异世界,新年也是一个团圆和休息的日子,十分的重要。

    丐帮污衣派的人第一个选择放弃,武争带着两百来号人浩浩荡荡回朱仙郡去了。

    而净衣派的人,也是陆陆续续回了顺风镖局,只有少数人留了下来,其中就包括于大勇。

    此时,在屋内,秦旸负手而立,对着盘膝而坐的于大勇道:“于大哥,当初你用了你的破障丹,曾立誓必在日后助你破关。现在,便是你破关之时。”

    “提神运气,准备好。”

    于大勇双目紧闭,五心向天,随着秦旸的话语提神运气,运行大周天。

    突然,于大勇只觉天灵一紧,被一只手掌覆盖,一道雄浑的真气从天灵灌下,如江河滔滔,直流百川,强行打通他的天地二桥,招引天地元气入体。

    对于内外沟通,吸引天地元气,修炼相关功法的秦旸是具有不低的权威性的,他所学“冥海归元劲”,便对内气和元气的相应利用和理解,再加上秦旸对真气的绝强控制力,综合起来便是

    破关!

    凝实的真气稳固天地二桥,并将元气强行融入于大勇的体内,助其将内力转化为真气。

    “注意了,留心内力的变化,记住这种感觉,将内力转化为真气。”秦旸一边指导着于大勇,一边缓缓放开对其体内真气的控制。

    于大勇循着那种感觉缓缓转化真气,从一开始的不熟悉到熟练,渐渐地走上了正途。

    “使用此法破关,比之破障丹还要不稳固,你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去稳定根基,否则日后精进将十分困难。”秦旸叮嘱道。

    于大勇闻言,更是专心致志,务求不出纰漏。

    秦旸见他渐渐入定,便进另一间屋子换了身衣服,而后直接从正门出去,完全无视附近的监视,从小院大门大摇大摆地走出,消失在了街道的尽头。

    “刚刚有什么人过去了吗?”

    不远处的小楼上,一个靖武司的探子揉了揉眼,似乎在疑惑自己是否出了幻觉。

    他的同伴倒是没有这种意识,只是一直盯着小院,道:“你太累了,总是去休息一下吧。反正那里面的人也是安分得很,基本不出来,连吃饭都是由别人送进去的。”

    秦旸这么多天安分守己,连靖武司的人都开始下意识地以为对方会一直呆着了。虽然监视一如既往的严密,但心中却是放松了不少。

    但是,当真没人进出吗?

    自然不是的,毕竟秦旸是大摇大摆地走出去的。

    只是在附近所有人眼中,秦旸都不存在罢了。

    “忘情天书”,师教。易容,学习敌人的姿态,令敌人头脑混胡分不清敌友,这便是“师教”的基本作用。

    而当双方的实力差距过大之时,“师教”甚至能愚弄他人的意识,使人做到“视而不见”,或是“见面不相识”等等匪夷所思的行为。

    便如刚刚,秦旸直接在这二人的注视下打开大门,大摇大摆地走过,但这二人却是完全视而不见,就当秦旸是隐形人一般。

    不只是他们,这一路上的所有人,不管是靖武司的人总是普通百姓,都对秦旸视而不见,任由其走过。

    秦旸便这般径直出了城,深入到十里外的一座高峰之上。

    此时已是戌时一刻,月黑风高,阵阵寒风席卷着峰顶,带来彻骨的寒意。

    当秦旸到达山峰之时,此地尚无他人。秦旸也不着急,只是静静站在山崖边,眺望崇山峻岭,山河辽阔。

    黑夜的昏暗并未能阻挡秦旸的视线,只是让他的视野有些昏暗罢了。

    他就这般静静伫立,好似能站到地老天荒一般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”

    忽有大风骤起,漫卷的狂风吹拂起乌黑的发丝,秦旸微微抬头,只见夜幕中一只朱红色的大鸟从天而降,环绕着山峰不断盘旋。

    “这是···朱雀?”秦旸微微扬眉,轻声自语。

    眼前这朱红色大鸟并非活物,而是上着朱红色漆的鸟形机关兽,其势如鲲鹏,有怒啸长空之态。

    若是秦旸没记错的话,这朱红色机关大鸟名为“朱雀”,乃是某部国漫中墨家制造的机关兽之一。与其并列的还有“青龙”、“白虎”、“玄武”这三种机关兽。

    其中朱雀机关兽主要负责应变和运输,本身并不会飞翔,凭借气流风向在空中飞行,就相当于一个大型滑翔机。

    巨大的机关兽在空中再度盘旋几周,最后稳稳停落在峰顶地面上,从其腹部走出三道身影,其中二人正是有一段时间未见的断水和转灭,而第三人,却是有些奇形怪状的。

    黑夜之下,只见此人如奇形怪物,身后有四爪,身材却较之常人都觉得有些矮,差不多一米六,两眼之处有着两道红光,似是黑夜中捕食的野兽之瞳一般。

    “师兄,你来引见一下,这位是唐三才兄弟,他是墨家机关一脉的,如今是那一脉唯一的正统传人。”断水为秦旸引见道。

    走近仔细看,才能发现这所谓的奇形怪物实则是一个看起来颇为稚气的少年,个子矮矮的,背后那奇怪的四只爪子其实是机关手爪,现在收敛起来,就变成了一个小小的木箱。

    至于那双眼之处的红光,却是一种晶石镜片的微光,依秦旸估计,这种晶石镜片应该有辅助夜视的功能,要不然大晚上的带着这种眼镜,那是在受罪。

    就是这名字······

    嗯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唐三彩?”

    这不是陪葬品吗?

    “唐三才,见过秦师兄。”那少年十分老成的抱拳道。

    只是秦旸看他那样子,像是在纠正自己的口音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