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雅棋牌

博雅棋牌

博雅棋牌

备案号:苏ICP备16035538号-1

博雅棋牌手机版

博雅棋牌网站地图

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收藏 | 收藏管理 | 推荐更多游戏 | 错误举报 | 手机投注

博雅棋牌 -> 玄幻魔法 -> 武侠巅峰之上 衔雪

第八十九回合 大威天龙

    随着囚犯的死去,一股无形的感觉涌上心头,真气顺着这股感觉运转了一周,秦旸顺手打出了一道刀气。

    “狂风刀法,万里独行轻功。你的‘吸星大法’,完成了。”秦旸迅速炼化吸收着真气,感受着那心中突然明悟的武功,惊喜道。

    夺其功,灭其意,这便是秦旸的新版“吸星大法”。

    不同于原本想练的“吸功大法”,现在的“吸星大法”乃是以磨灭精神印记为手段,而非是融合。

    那些精神印记就好比磨刀石,一点一点的磨砺着秦旸的拳意,使其更为强大。至于那收获的武功,不过是磨砺拳意的附属福利罢了。

    “这样一来,你在炼气化神境的资粮也算是满足了大半了。那么,开始修炼吧。这一次,你要突破练脏!”

    练髓是练血之前最后一道关卡,已是一个极为重要的转折点。练武入髓,寿命将达至百年以上,并且领悟拳意,再非之前那般缺乏物理以外的攻击手段。

    秦旸虽然通过修练真气以及前世的经验提前酝酿了拳意,但想要让拳意真正壮大,还得练髓。

    这一次他通过余善朋进入了靖武司地牢,地牢之中的所有囚犯都可说是其练功的资粮,有此资粮,秦旸完全有把握练脏圆满,开始练髓。

    “呱昂”

    地牢深处响起嘹亮的蛙鸣声,所有囚犯皆感觉一股莫名寒意袭上心头,有种不祥之感。

    三天之后,地牢之中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”

    明明是处于地下的牢饭,却有一阵阵疾风回荡,在阴森的地牢中,发出犹如鬼嚎的呜然之声。

    地牢中的所有囚犯在这风声响起之时,皆是不自觉抱紧自己的身子,胆小者甚至开始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这样一切,只因为从三天之前开始,地牢中就开始时不时的死人。每当这呜然之声响起之时,就有狱卒从地牢深处拖出一具尸体,交给外头的收尸人拉去埋葬。

    靠近深处的囚犯们都能听出这风声是由一种奇异的吐纳之法发出,他们有时候隔着墙交流,推敲出地牢深处住进了一只吃人的凶魔,以他们这些囚犯为食,正在修练绝世武功。

    而事实上,这些囚犯还真不一定说错,秦旸的确是拿他们当资粮。不过之所以会在三天内吸干了十余人的血气和内力,总是因为他需要治疗身上的伤势。

    要不然,即便是练武,也不需要在短时间内消耗这么多囚犯。

    此时,地牢深处的一座牢饭之内,秦旸运功回气,缓缓将浊气吐出,睁开双眼,目光如电,让阴暗的囚室好似突然亮堂了瞬间。

    “练脏圆满,内壮你身。”

    秦旸肆意舒展着筋骨,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以及似击鼓般的心脏跳动声。

    练脏圆满,肉身先天,呼吸通达内脏,吐故纳新,入清气,出废气,脏腑常年清洁,体力悠远深长。

    这三天修练,秦旸在恢复的同时也是在进行内脏的淬炼。得益于之前和风雷益交手,秦旸将“蛤蟆功”和“吸星大法”相合创出“气吞天下”,此时他便是以此招法将自身五脏六腑淬炼圆满,身体内壮外强,里外如一。

    此时的秦旸,即便是受到钝器重击也能内脏难伤,并且脏腑的强大也让肉身的强度再度上升,尤其是肾脏和心脏这两部分,更是让秦旸力量大增,续航能力也是大涨。

    “这样一来,你便基本快要恢复前世的境界了。”

    秦旸缓缓扎出一个马步,双脚如树,根植于大地,双手结印,身体肌筋虬张,怒目凸起,一股沛然力量之感冲体而出。

    同时,他脑海内观想出一尊脚踏金龙白象,好似天地之间所有力量集聚于一身的菩萨金身法相,其姿态和秦旸现在的架势一般无二。

    《大威天龙经》,这,便是秦旸前世修炼的练髓功法,也是他最后的老本。

    练髓之后的功法,秦旸前世也未曾推衍出,全都要靠此世的他进行推衍了。

    此时,秦旸便是观想“大威天龙菩萨观”,结“龙象法印”,效仿大威天龙菩萨搬运气血,淬炼骨髓。

    “大威天龙,世尊地藏,般若诸佛,般若巴嘛空。”

    他呼喝着口诀,以丹田之气发声,内脏震动出音波,激荡骨髓,同时浑身筋骨在有规律地颤动,一遍又一遍地淬炼着骨髓和身体。

    “唰啦啦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那筋骨鸣动、气血冲刷的声音犹如高山流水般,厚重而连绵不绝,让离得近的囚犯们都面色一变。

    那个凶魔更强了!

    尤其是另外三间炼气化神境武者的囚室内,其中的三名重要犯人面色更为冷峻。

    他们能听出,这是筋骨摩擦、搬运气血的声音,也正是因此,才知晓声音来源的可怕。

    那人来这里的第一天,就杀了四名炼气化神武者之一,但在那之后,他便是以那些低层次的武者为资粮,并未招惹其他三人。

    但现在,被其他人誉为“凶魔”的那人已是有了新突破,很难说不会再将毒手伸向其他三人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三人表现不一。

    这最靠近秦旸所在囚室的那个武者,面色一白,汗如雪下,已是未战就先怯了心气。

    他距离秦旸最近,也最能感受到那雄浑存粹的力感,是以心知自己无法幸免,已是有了死意。

    在中间的那间囚室,囚犯也是面色难看,但由于秦旸刚成的拳意未能蔓延至此地,让他还有了一丝希望,双手缓缓握紧铐在手上的镣铐,绷紧铁链。

    最后一人,距离秦旸最远的杀僧盗之师“妖诡僧”广智,实力最高,虽是距离最远,却也能感受到那堪比‘五气朝元’的拳意。

    只不过他和第一人相反,面上毫无惧意,默念经文,只是那嘴角,却是勾起一抹意味莫名的笑容。

    三人之中,就属此人最为镇定。

    这三人的反应,秦旸都是不知,也无心去理。他只是一遍又一遍地搬运气血,淬炼骨髓,感受着实力的提升。

    “大罗天心”的状态下,秦旸能感受到每一丝力量的提升,看到估摸出自己的每一分进步。

    这种进步和提升,就像网络游戏升级一样,叫人无限沉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