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雅棋牌

博雅棋牌

博雅棋牌

备案号:苏ICP备16035538号-1

博雅棋牌手机版

博雅棋牌网站地图

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收藏 | 收藏管理 | 推荐更多游戏 | 错误举报 | 手机投注

博雅棋牌 -> 玄幻魔法 -> 武侠巅峰之上 衔雪

第三十四回合 仙羽银针的滋味

    “你在拖延时间?”

    应柏峰微笑着靠近,“别等了,夜晚巡城的城卫现在正在勾栏里听曲。亦或者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“你想着对应某使用那天的狠辣擒拿手?哈哈,你运气试试。”

    运气试试······秦旸早就试过了。

    当秦旸运功之时,便有剧痛从背部传来。以他对身体的把握,能在心中勾勒出一根细如牛毛的银针形象。

    ‘仙羽银针。’秦旸心中暗道。

    摘星盗就是栽在这仙羽银针上的。若非这仙羽银针,摘星盗也不会逃都难逃,更不会死在秦旸手上。

    吴天直和秦旸提起过仙羽银针,这种靖武司的歹毒秘器实际上可说是应家的专属之物。靖武司中,也就只有神鹰应家的人会有此物。

    仙羽银针一旦入体,便是炼气化神境后期的高手都难以取出。除非应家的人主动为中针者取出,否则炼神反虚之下的武者,基本就只能束手待毙了。

    应柏峰当真是谨慎的得不能再谨慎了,由于秦旸曾经亲手杀过摘星盗,他便下此手段,根绝秦旸哪怕万分之一的反击机会。

    本身境界就只有后天九重,比应柏峰低一个大境界,还中了仙羽银针,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,都是绝杀。

    这一局,看起来已是死局了。

    前提是

    秦旸未曾修炼过人仙武道。

    人仙武道无需内力,纯以身体和血气的力量攻敌,仙羽银针再如何歹毒,不能发挥效果也是枉然。

    猎人和猎物的身份,有时候也是可能发生转变的。

    城卫去勾栏听曲,应柏峰应该也在事前做过处理,至少短时间内,此地不会有第三者加入······

    秦旸的肌肉微微颤动,皮肤下根根青筋如同蚯蚓般扭动,一股阳刚血气凝聚,让身周温度都上升少许。

    “嗯?”应柏峰察觉到不对,他从对面那只瓮中之鳖身上感受到了危机之感。

    “受死吧。”

    应柏峰果断出手,爪出无情,出手即杀。

    老练的猎人感到危机,唯恐迟则生变,要先出手将猎物毙杀再说。而与此同时,猎物也露出了自己的獠牙。

    鹰变十三式·风驰电掣。

    大弃子擒拿手·弃如敝履。

    鹰爪对擒拿,快如疾电的爪功,猛若雷击的擒拿,手爪接触的刹那,皆是转手出辣招,动辄致人伤残。

    “嘶”

    “咔嚓”

    两道声响不约而同地响起,应柏峰的鹰爪在秦旸手臂上的衣袖撕成破布,爪劲直钻血肉,却是只在皮肤上勾划出白痕。

    而秦旸的擒拿手也是极为狠辣,碰触到应柏峰手臂之后险些就将其手骨卸断,发出骨骼摩擦的声音。若非应柏峰及时收手,恐怕一只手就被废了。

    ‘他竟然还能动武······’

    来不及多想,因为下一招已是攻来,应柏峰爪出如电,以快打快,和秦旸飞快交手。

    快,再快,更快。

    双方皆是使出自己最快的速度,豁尽全力要对方性命。

    鹰变十三式·翻云覆雪。

    应柏峰爪劲陡然一变,化狠辣为狂暴,狂猛的气劲如****般从倾覆而来,“暴风八折,翻云覆雪。”

    论狠辣,即便是习练鹰爪的应柏峰都自问比不上秦旸的擒拿,但应柏峰也不止是专精狠辣方面的武功。

    他所习练的内功“暴风八折”本就是狂暴大气的武功,行功之时如暴风过境,狂嚣异常,如今配上爆裂的爪功,如虎添翼,爪劲带风刃,如风暴降临。

    “大弃子擒拿手·不离不弃。”

    秦旸转攻为守,守中带攻,双手舞动如幻影,迎接****般的爪劲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”

    手爪交锋,爪影明灭不定,布匹乱飞,残破的衣袖带着丝丝血迹,竟是双方齐齐受伤。

    “雪泥鸿爪。”

    应柏峰双手一转,已是从袖中套上了金鹰爪套,一爪寻隙刮上秦旸手臂,勾出数道血痕。

    秦旸终究是失了先手,他若是未曾中仙羽银针,以内力配合血气,充塞于皮膜,不是不能防下这爪套,但如今内力受制,也只能无奈连连后退,落入了下风。

    退,再退。

    应柏峰得势不饶人,爪劲撕风,发出凄厉的破空声连连袭来。秦旸连步后退,全然防守,看起来难有进攻之能。

    “晴天霹雳。”

    “咔嚓”

    爪劲如闪电划空,快到极致,发出闪电划破天空般的声响,撕裂的劲风散击在地面上,青石砖地面都被击出数道深痕。

    这一爪,破秦旸防守,扣在秦旸肩上,爪劲直挫肩骨,发出金铁交鸣般的声音。

    ‘好强的横练。’

    应柏峰还当秦旸用的是横练功夫。能在不动用内力的情况下和他战至如此地步,这横练说不强都没人信。尤其是那骨骼,连他这爪功都难伤,怕是硬度能与钢铁抗衡了。

    ‘但是可惜,练武不练功,终究一场空。’

    横练再强又如何,还不是要被自己击杀于爪下。若是对方能将横练的时间花在内功之上,怕是如今实力已在自身之上了。

    心念至此,应柏峰便要转爪要秦旸性命,彻底了结这个敌人。

    ‘好在今日出手,不然等到他日此人成长起来,你便难逃一死了。’

    胜利者终究是他应柏峰。

    然而,也就在此时,秦旸反手抓住应柏峰的手臂,嘴角露出一丝笑容,“终于抓住你了。”

    吸星大法,逆转!

    不再是吸收内气,反倒是将自身内力往应柏峰体内送。

    仙羽银针是为内气吸引,随着内气而动的,秦旸越是运功,银针就越是深入经脉。

    但若是将内力往敌人体内送呢?

    答案是仙羽银针也会随着内力进入对方的体内。

    以秦旸这后天九重的内力质量,是远远比不上应柏峰的真气的,他逆转“吸星大法”,反输内力,不止不会为应柏峰增功,反倒送了个致命的小家伙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也尝尝仙羽银针的滋味吧。”

    “啊”

    细如牛毛的银针进入应柏峰体内,立刻带来剧烈的痛感,令应柏峰这样的狠人都发出痛嚎声。

    此时正在激斗,不运功怎么可能,找死吗?但若是运功,那痛感却是能叫人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待仙羽银针进入任督二脉之后,应柏峰就能体验一下当日摘星盗尝到的滋味了。